治愈系的鲜鱼糊汤粉
2019-12-01 07:07:00 来源:长江日报

周颖慧

决定来大武汉落脚,是七年前。远离故土、作别亲人,来到这偌大的尚不可辨明东西的城市,好一阵子心中都涌动着一抹惶惑飘零之感。

来到武汉这个所谓的“早餐之都”,过早时的餐点品类不少:热干面、豆皮、面窝、汤包……也许吃上一个月,都可以不重复。只是味蕾里总归少了点刺激,思乡之情便在这日复一日的平淡里愈加深浓起来。

Z看出了我的心事。休息日的清晨,他突然说:“走,去过早。尝尝大武汉最美味的早点。”“不就是热干面吗?早就吃腻了。”我暗自腹诽,却没有说出声,乖乖地跟他走。

粗白的瓷碗端上来,却是乳白微稠的一份汤粉,看上去其貌不扬、寡淡单调,若不是尚有些虾皮、辣萝卜丁和小葱香菜末点缀,着实勾不起太大食欲。

我小心翼翼地拈起几根包裹着厚厚糊状物的米粉放入口中咀嚼,一时间呆住了。细长软糯的米粉竟是想不到的鱼鲜滋味,混杂着白胡椒的辛麻,令人一洗前嫌,刮目相看。喝上几口,便似乎有一股鲜活的生命气息游走于唇齿之间,沉睡了整晚的五脏六腑登时清醒过来,酣畅淋漓的汗珠痛快地涌出毛孔,细细密密地缀了一额。

Z又端上来一份油条,他把油条折断浸入汤中,示意我再尝尝。稀疏的孔洞里蘸满香浓的汤汁,我咬上一口,固态与液态、酥脆与绵软、香甜与辛辣交织在一起,着实令人惊艳。

“糊汤粉的绝配是油条。”Z望着我笑吟吟地说。

鱼糜之鲜美、胡椒之辛辣、米粉之绵软,加之油条的焦香之气,真真令人想把舌头也吞进肚子里。低头再看看这样其貌不扬的一碗,不由得想到,这份餐食,正如眉目清淡的女子,粗布素衣而不浓彩重墨,举手投足亦不着力表现,与之相交,却如饮甘醇,历久弥芬。

Z说,这糊汤粉的汤汁,是用小鲫鱼或小鳝鱼精心熬制而成。先将鱼剖洗干净,置于文火之上,熬制整个通宵,直至鱼肉及鱼骨与水相融相合,不分彼此。后剔除鱼刺,以荞麦粉与米粉混合勾芡,再加入除腥增味的白胡椒。一锅味鲜汁浓、清甜辛香的糊汤便大功告成。

一碗醍醐灌顶的糊汤粉下肚,整个人登时觉得浑身舒爽通透起来。“你不觉得它跟大河南的某种吃食有点类似?”Z望着我笑,目光里大有深意。“胡辣汤!”我恍然大悟。这种最牵系着我思乡情结的吃食,虽然与糊汤粉毫无相似之处,可是吃起来却都是令人通体为之一振的感觉。

除了与胡辣汤有相类的口感外,糊汤粉也被不少北方食客称为武汉的“羊肉泡馍”。鱼羊者,谓之鲜也。以鱼之鲜代替羊之鲜,以米粉代替泡馍,以糊粉代替羊汤,倒是绝妙无比。如此看来,糊汤粉着实是一碗可以满足八方口味、慰藉思乡游子的上好替代。只是,在它对你脉脉相慰的背后,则是不动声色地用这水乡泽国的气息风韵,悄无声息地将你侵袭与浸染。

相比武汉其他特色美食,糊汤粉并无引人入胜的渊源与故事,以响当当的门头在历史里流传百年。中国有名的十大粉类之中,并不包含大武汉的糊汤粉。它太过平常,乃至廉价。在曾经的贫苦年代里,它的“糊汤”选用的并不是鲜鲫鱼或鲜鳝鱼,而是傍晚菜市场的水产摊子上未曾卖出的剩鱼、鱼杂和鱼头,它的“粉”就是普通的圆米粉。经过彻夜熬煮,骨化肉碎之后,加以大量白胡椒来除味添鲜。那时的食客多是在码头上做搬运工的苦力,每天拼的是实打实的一身力气。为了耐饥,便在糊里加入生米粉起稠。所以,这份小吃,乃是用廉价的材料、繁琐的工序打造出鲜美的味道。在有限的匮乏里酝酿出超乎想象的美好。

从此,遇到略觉软弱、无力支撑的时候,我便会去买上一碗糊汤粉。一口口吃下这份爽麻鲜美,味蕾的满足感直线上涨,直到吃完最后一根米粉,仍觉意犹未尽。空虚的胃里被这热乎乎的糊粉填满,心中立马充实起来,周身暖意融融,力量重新回到体内,整个人登时满血复活。

有了这么一碗治愈系的鲜鱼糊汤粉,安抚疲惫的身心与辘辘的胃肠,唯觉此心安处,他乡亦可是吾乡。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