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消失了……
2019-08-13 05:31:00 来源:长江日报

前段时间在广州大学开会,讨论陶东风教授提出来的“审美代沟”的话题。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的学者或学生聚在一起研究代际差异和新出现的各类生活文化。社群美学、孤独经济、积极废人、趣缘社交、二次元……等等话题,大开脑洞。

可是,一个问题也就立刻浮出水面:“惊人的代沟”似乎并没有在这次学术会议上呈现出来,不同年龄时段的学者,都在按照同一种逻辑进行言说。尤其是曾经代表了这种惊人代沟的80后族群,已经迅速与其曾经有过文化冲突的“父辈”融为一体。青春期的叛逆似乎已经终结,带孩子上班、写论文评职称的生活慢慢成为大家讨论的话题。

郭敬明、韩寒开始翻拍自己的小说或者老老实实当导演,安妮宝贝笔名修改了,各种新出现的网络标签或者新兴起的文化现象,已经与他们无关。最年轻的80后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有着急的80后已经脱发完毕,各种国家级人才的名号中已经有80年、81年出生的青年人的身影……

历史中规中矩地取下了新概念作文大赛培养起来的偶像照片,换上了哔哩哔哩的鬼畜招牌。漫威的超级英雄打败了葫芦娃,蜡笔小新已经成为怀旧的符号。

80后轰隆隆而来,却悄然消失了!

他们曾经创造了崭新的文化和生活的方式,虽然没有叱咤风云,却带给世界不一样的诠释。在80后的时代里,“浪漫的个人生活”变得越来越重要。他们创造了小清新的单纯宁静,也想象了哈利·波特和机器猫的超能力;这一代人几乎在娱乐节目中霸屏,在KTV中霸麦,在游戏机里霸对……在中国人的漫长历史中,之前还没有一代人能像80后这样童年尽情娱乐,青春畅想爱情。这是“个人主义的浪漫一代”,是敢于抬头看天下,也乐于低头玩键盘的一代。

他们又是沉重的一代,是分裂的一代。少年时期王子与公主的呵护,青年时期“灌篮高手”幻想背后的厚厚书包,中年时期埋头赚钱的辛劳……他们傻乐主义,被反智的文化冲洗,迷恋网络小说中大国崛起的激情,向往“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在小燕子的快乐里有惊无险;他们又理性主义,迅速了知世道艰辛,英语德语走遍天下,从古典哲学到后现代主义全部拿下。他们被许诺了美好的人生,却陷入了房贷的困境;他们被培养了钢琴的透明,却面对着丛林的混黑。

在幻想的世界里无所不能,在现实的世界里有所困窘。80后诠释了中国社会转型时期文化症候:到处都是未来,就是匮乏现在。

他们带来了周杰伦的个性、韩寒的刻薄、周星驰的无厘头和马尔泰若曦的穿越,他们告别了崇高、悲壮、集体主义和牺牲精神;他们也回归了父爱、孝道、家庭伦理和爱国主义。从他们开始,跨代际爱情与啤酒烤串的夜晚;从他们结束,摇滚的激动和感伤主义的青春。

在我28年的高校从教生涯中,这一代人是伴随我时间最久、交往最多、相互信赖最深的一代人。他们讨厌虚伪、浮躁,又迷恋喧哗、热闹;他们不喜欢老年人的教导,却喜欢老年人对他们的喜欢;他们每个人都假装自己是李宗盛,却终究不过是宋小宝。

这是拥抱实实在在生活的最后一代?之后就是奔向草原天路吃烤串、走遍纽约看云彩的一代;这是信赖真实面孔的最后一代?之后就是不化妆不出门、不吃饭不约人的一代。他们颠覆了父辈的文化,又成了父辈;他们创造了不同的想象,却回到普通的人生。

这是“没有完成的一代”,既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也无力创造世界的梦想。他们想去改变世界,今天却被彻底改变。

在这里,我们告别“80后”,乃是告别简单执着地想象世界的方式、画下理想时孩子一样的冲动;我们悼念“80后”,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未来,而是因为他们缺少历史。

“80后”之后,琼瑶被忘记,紫霞将死去,汪峰会被看穿伤感的把戏……曾经令他们疯狂的东西,正在逐一消解;他们所相信的理性和冷静,也许会一直存在?有一天,80后老了,街上不再有广场舞,公交汽车会更有秩序,躁动不安的年代里躁动不安的青春,成为纪念。

·漫思考·文/周志强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