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即必然
2019-08-13 05:31:00 来源:长江日报

粒子物理学中有句名言流传得很广,一广,版本就不同,有惠勒版本:“理应存在者必然存在”;有费恩曼的版本:“任何可能发生的事一定发生,未被禁止的东西一定会存在”;有盖尔曼版本:“任何未禁之事一定会发生。”不同版本间的些微差别,从不同角度解释了从极微之量子世界至极大之宇宙空间的一个必然规律:如果物理定律没有排除一个事件的发生,那么,这个事件不但可以发生,而且一定发生。为什么?在一个数量足够多、时间足够长、空间足够大、运动变化足够多样的系统里,可能即必然。

可能即必然,也是对复杂性的一种描述,虽然物理定律至简,它所面对的世界却是至繁,繁生多,多生变,变生不可预测,于是可能发生者一定发生。对于复杂系统而言,误差、混沌、纰漏,是不可排除的可能性,那么,由此引发的危险、事故乃至崩溃,也就是必然。偏偏人类社会构建的诸多系统越来越复杂,各种事故的新闻层出不穷、司空见惯,而整体崩溃的危机也就越来越迫在眉睫。

看似挺悲观的一个定律,其实包含了对人性的透彻理解。为什么系统越来越复杂?是因为相信人不可靠,不得不增加系统的复杂性来分担人的工作、防范人为因素;可为什么复杂的系统越来越脆弱?还是因为相信人不可靠,倚重系统自身的耦合,忽略了人的发现、剥夺了人的判断,在事故发生后,回溯起来追究当事人的责任,而忘记了复杂性本身的bug所带来的危害远远超过人的一时失误。

这就是世事的吊诡,人性不可靠是社会发展的最大动机之一。同样吊诡的是,社会发展出的复杂性能解决自身的危机吗?答案是不能,又得回到起点,相信人性,人的观察判断,人的畅所欲言,人的包容纳谏……所以《崩溃》这本书与其说谈的是复杂性规律,不如说是对复杂性与人性博弈的一种理解。

文/周劼

责编:汉网

  • 为你推荐
  • 公益播报
  • 公益汇
  • 进社区

热点推荐

即时新闻

武汉

财经要闻

论坛热帖